世爵平台
0202123935.png
2003年非典横行,阿里巴巴找准时机,一跃成为中国电商领域的巨头,产业霸权掌控至今;
2020年除夕夜,欢喜传媒宣布以6.3亿元将撤档院线的贺岁片《囧妈》版权售卖于字节跳动,允许用户通过抖音、今日头条等头条系,以及欢喜首映等App免费观看,为疫情横行期在家过年的大众带来了一丝意外惊喜。
同样是因为疫情引发的网络电影首发,也被认为有着能量巨大的产业变革能力。
虽然对于欢喜传媒和导演徐峥而言,选择这种方式意味着对影视院线的全面得罪。但之所以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这样的决策,显然徐峥也有着自己的算盘,乃至于有胜算的把握。
与此同时,在这个春节疫情爆发期间,大量居民靠网络采购生鲜菜品维持每日所需,一度遭遇困境的生鲜电商出尽风头,大有爆发式发展之势。
在并不常见的疫情时期,总有个别企业打破行业的既定束缚,取得收获,甚至改变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乃至生活习惯。
每一次疫情的爆发,都在变革着不同发展阶段下的社会经济产业格局,从电子商务,再到影视娱乐,乃至于生鲜电商,皆无一例外。
非典催熟电子商务
2002年至2003年期间,始发于中国广东的SARS事件,一度致使八千余人被感染,近800名感染者死亡。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全城封锁,街道、公交和地铁系统人流稀疏,学校、工厂放假,店铺关门。
然而,也正是在这种封闭的环境当中,越来越多的人被迫尝试网上购物,网购习惯开始形成,成就了当时尚处萌芽中的电商行业。也正是在这样看起来有些“运气成分”的情况下,阿里巴巴的C2C业务迎来了第一波发展黄金期。
马云曾罗列了非典期间阿里巴巴网站的数据。自2003年3月以来,阿里巴巴每天新增注册会员4000名,网站上每天新发布的商业机会数量保持在9000条以上,这一指标比非典前上涨了3到5倍。
与此同时,海外客商对中国前30种热门商品的检索,也比去年同期增长了近4倍。非典时期原有的线下营销减少,不仅让国内企业试图通过网络寻找新的商业机会,也让更多海外客商也开始通过互联网关注中国商品。

“非典”不可避免地给企业带来了损失,但也使得企业开始寻求在线经营,发展电子商务和网上交易。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后,大家发现这种模式不受空间位置限制,一天24小时都可以进行——并且还很便宜,于是传统的交易方式开始加速向线上迁移。
在非典爆发前4年,电商相关产业的发展已经开始,客户数量累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网络购物有了认知并产生信任。
在中国经济基本面未变,全球经济一体化日益深化的大背景下,非典作为经济的短期“利空因素”,却成为了电商行业重要的催化利好,这是当时绝大多数人都没能意识到的。
“非典”疫情创造出的现实需求,成为了推动电子商务在中国发展的重要动力,这个推动力,甚至直接改变了未来几十年中国经济发展的路径与格局。
冠状病毒变革影视业
不少观察者都认为,欢喜传媒和字节跳动联合免费播映《囧妈》的举动,也大有在电影产业中复刻当年阿里成功的机会。
此时判断其最终是否颠覆传统电影行业,为时尚早。但其主动灵活适应疫情带来的变化,变被动为主动,于危机中寻找生机,也可以看做是一种在特殊时期中的创新之举。
一直以来,影视院线与网络平台等其他播映终端之间,都存在着一定的竞争关系,但由于院线强大的营收变现能力,长期占据优质影视作品的首发排期,网络、电视播映等其他终端放映只能靠后排期。
然而,线下影院长期占据窗口优势的局面,也并不见得长期稳固。
将电影首先在网络放映并非头一次。早在2015年8月,Netflix便联合哈维韦恩斯坦以及IMAX公司合作推出《卧虎藏龙2:青冥宝剑》,并在Netflix网站和Imax影院同步上映。
这一举动,可以看做是网络终端向线下影院发动的第一次正式攻击。后续Netflix还在《无境之兽》、《爱尔兰人》等多部作品播映过程中做了探索尝试。至今,Netflix已经被看做是最有可能颠覆传统影视行业的互联网企业。
此次欢喜传媒联手字节跳动,借助疫情这一特殊事件节点作出尝试,亦可看做是字节跳动联手欢喜传媒,向国内传统线下影院发起的一次挑战尝试。
字节跳动的视频内容库越来越丰富。凭借抖音成功立稳国内短视频一哥之后,开始在长视频领域布局,朝兼容长短视频的综合性视频平台发展的野心已经昭显。
之所以选择在春节前的节点买下《囧妈》版权免费播映,强势“入圈”,对于字节跳动而言,实际上是一件赚吆喝又不赔本的买卖。

据悉,字节跳动与欢喜传媒的合作将为其三年,《囧妈》只是一个开始,在第一阶段6个月的合作结束之后,双方还将为其2.5年的第二阶段合作,共建院线频道,打造“欢喜首映”流媒体平台。
站在欢喜传媒的立场,优质的内容永远是其影视行业安身立命的根本,在与张艺谋、徐峥、宁浩、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等知名导演均有合作的情况之下,配合字节跳动试水网络播映,探索新的业务模式,是一件值得冒险的好事情。
尤其是在Netfilx成为近几年美国市场表现最为火爆的上市公司,欢喜传媒有可能凭此吸引到更多资本的关注。
目前,国内越来越多的影片从上线影院再到网络端的窗口期越来越短,普遍被压缩到1个月左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疫情期间偶尔出现一部跨过院线直接在网络端投放的《囧妈》,看起来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在这次疫情时期的合作,虽然顺应了时代发展的大趋势,但仍将面对传统院线势力的强力狙击。两者之间能否搭建出一个成体系的互联网影视播放体系,在中国复制Netfilx的资本神话,还有待观察。
毕竟对于今天的中国影视行业而言,院线依然是主要营收渠道。
生鲜电商:围城中的商业新机
从2003年爆发非典促使电商发展,到时下盛行的新型冠状病毒,历来,由大型疫病导致人们生活习惯,乃至于产业格局、社会发展被改变的案例屡见不鲜。
十四世纪爆发于欧洲地区的黑死病夺去了80%感染患者的生命,死亡人数超过两千万,相当于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三分之二。
据史料记载,黑色病爆发前,欧洲地区大部分国家地少人多,但是黑死病爆发后,大量人口死亡导致大量的土地被闲置出来,种地忙不过来,因此一些农民开始把种庄稼改成养羊,收益更高。
与此同时,黑死病还迫使人们离开城市,躲避到乡村,早期城市化、经济的发展也因此受到重创。更重要的是,大规模的疫病导致了人们对于教会的质疑,进一步为欧洲文艺复兴运动的到来埋下了伏笔,社会发展历程随之改变。
眼下,2020年新爆发的冠状病毒远不如欧洲中世纪那般残酷,但也让大型制造业、餐饮、零售、旅游业以及影视行业发展受到影响。与此同时,却也在无形之间促使了其他行业的飞速发展。
受疫情影响,人们的卫生意识大为增强,洗手液、消毒杀菌剂等商品的需求量也随之提升,做预防隔离之用的口罩更是需求暴增,一个普通口罩被炒到了850元的天价,仍然“一罩难求。”
此外,由于病毒隔离导致大部分职员原地居家等待复工,无聊之中堆积出的烟瘾、酒瘾比平时更为强烈,这又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烟酒茶果品的大卖。
为了减少出门带来的风险,生鲜电商作为本次疫情中影响最为直接,也最为显著的一大领域。今年春节期间的订单量大幅增加,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
据叮咚买菜透露,仅大年三十一天,今年的订单管量同比增长超过300%,而且客单价也相比平时高很多,基本每单都超过100元。此外,盒马蔬菜的供应量也比平时最高峰的单日增加了50%以上。
一般而言,四到五次的购买就能养成习惯,从本次疫情爆发到最终结束,大部分消费者通过网络渠道订购生鲜产品的使用频率,将远远超过这一数据。这意味着此前并不被关注的生鲜电商,将受到更多消费者的重视。
在经过疫情非常时期,由于大众恐慌导致的抢购潮这样的极限环境考验后,菜品优质,后端供应链以及配速服务周到的平台,将有望取得更进一步发展。
疫情盛行期的负面消息满天飞,但并非对于所有企业来说都是利空。对于那些能够快速适应突变的优胜者,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
结语:灾难与新生
为进一步防控疫情扩散带来的影响,全国延迟各地开工开学,在这个过程中,一些企业业务不能顺利开展,营收难以为继。
中国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曾预测肺炎疫情将会对我国经济带来重大影响,一季度GDP增速有可能破“6”。在这期间,绝大多数企业都将面临挑战,其中一部分消失在历史的波涛之中。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im88888.com © 20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