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爵平台
15174446.png
近日,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2020年年会上提出,今年新东方的教育模式会以地面教育发展为核心,辅以在线教育全力推进。在外界看来,这似乎暗示着一种信号:新东方在线教育正在被边缘化。
众所周知,新东方最早以线下教育培训起家,因此俞敏洪对这一块格外看重。他提到,在2018年、2019年复杂的局面下,新东方其实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在科技的辅助下,进一步让地面教育的教学更加有效、更加有序,推动了地面教育的发展。过去三年,新东方地面教育的业务每年以30%的速度在增长。
线下教育是新东方的盈利核心点,在“以盈为战”的大背景下,显然,可以看到更好现金流的线下教育得到了更多认可。相比之下,亏损的在线教育业务就只能收缩。这一点在财报上体现得尤其明显。
并且,从财报发布不久后新东方在线爆发的高层人事大变动也刚好佐证了这一结论。
新东方在线被边缘
新东方在线是新东方集团旗下的在线教育培训平台,于2005年正式独立出来,主打在线教育学习模式。2019年3月,新东方在线挂牌港交所。
作为港股唯一实现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其上市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招股书看到,新东方在线过去五年的业绩表现良好,每年均有盈利。然而上市不到一年,业绩却大幅“变脸”,迅速由盈利转为亏损。
据2019年8月披露的上市后首份财报,新东方在线2019财年总营收9.19亿元,同比增长41.3%,净利润则由2018年财年的盈利8202.6万元,转为亏损6410.9万元,下滑幅度高达178.2%,经调整年内亏损为28.9万元,而去年同期的净利润为7358.4万元。
对于亏损,新东方在线对外解释称,主要是由于继续投资推广大学课程设置及K12分部,导致营销开支,特别是线上媒体推广相关开支大幅增加。
实际上,俞敏洪对此早有预料。在新东方在线上市当天,他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尽管公司之前是持续盈利的,但之后2-3年肯定会亏钱,因为要以最快的速度铺设市场。
教育行业竞争尤其激烈,为争夺市场生源,各家机构不惜重金砸向营销推广,费用水涨船高。2019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新东方在线销售及营销开支由2018财年的2.24亿元增加至4.44亿元,增幅达98.2%。
受制于成本的提升,加上在线教育行业本身的模式困境,进一步挤压了本就盈利空间有限的业务,亏损不可避免。相比而言,母公司新东方线下教育业务盈利持续向好。
2019年7月23日,新东方公布了2019财年(2018年5月~2019年5月)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业绩:2019财年,新东方2019财年全年净收入为30.96亿美元,同比增长26.5%;全年运营利润为3.06亿美元,同比增长16.2%;全年非GAAP运营利润为3.77亿美元,同比增长17.6%。
可以看出,新东方在线没有为新东方的业绩增长做出太多贡献。

在财报公布后不久,新东方在线就出现大幅人事变动调整,原执行董事潘欣离职,由新东方原中国副总裁孙东旭代替。英语学习事业部总经理张枫离职,贺锐奇接替。儿童产品事业部总经理、酷学多纳品牌负责人陈婉青离职。互联网中台部包颖调往新东方旗下的在线职业教育平台。
线下教育老兵接起了线上教育的大棒,从这一刻起,新东方在线在集团内部的地位就已开始被边缘化,发展线下教育成为核心。
此外,新东方在线在部门架构上也做了不少调整。多纳直播小班课与比邻东方直播班课业务合并。原先的K12考试事业部,被拆分为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三个独立部门。而以新概念为核心的英语学习事业部则撤销编制,按年龄段全员分流到其他事业部中。至于“烧钱”模式的1对1外教业务只保留到2019年年底,多纳外教学堂则将在2020年5月31日停止运营。
在业务方向上,新东方在线基本只保留对目前还有较强增长势能的K12业务的投入,而此前盈利情况已经基本见顶的业务上的投入,则被大幅削减。同时,从业务、人事布局上来看,似乎还有向传统线下业务对齐的意思。
线上教育盈利遇困境
在线教育因其不受时空限制、学习环境自由选择、教育资源可共享等优势受到行业以及投资者的青睐。但是在线教育存在一个显著的问题就是其盈利模式不清晰,烧钱成为当下诸多在线教育企业面对的共同问题,在线教育企业盈利难成为一大问题。
据了解,截至2016年底,在线教育当中70%的公司都处于亏损状态,10%的公司能够持平,能够盈利的仅占5%,甚至有15%的企业濒临倒闭。而《2018在线教育趋势报告》则指出,2015-2018年多数在线教育企业在亏损,仅3%的企业实现盈利,80%的企业将在未来1-2年内出局。
好未来是国内两大教育巨头之一,财报显示2020财年连续两个季度亏损。Q1盈转亏,净亏损高达730万美元,Q2净亏损1440万美元,合计上半年亏损额高达2170万美元。
网易有道从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分别为1.64亿元、2.09亿元以及1.68亿元,亏损额居高不下。
51Talk从2014年2019年上半年一直都处在亏损状态,2019财年第三季度净亏损为530万元,同比收窄94.1%,但依旧在持续亏损。
流利说2019年三季度净亏损为2.141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1.424亿元扩大50.35%。
相比之下,很多教育机构的线下业务或主打线下教育的机构却保持着不错的发展态势。例如,好未来旗下的线下教育品牌学而思培优,瑞思教育等。
分析认为,在线教育盈利难主要有三点原因:
其一,巨大的销售费用使得在线教育平台入不敷出。在线教育平台众多,内容同质化现象严重,使得行业内竞争十分激烈,要想获得顾客,就必须投放多样的线下、线上广告吸引受众注意,支出巨量的营销费用来保持新获客。
其二,在线教育顾客留存率低,用户对于线上教育产品,付费观念薄弱。以及因在线教育平台收费标准不合理、师资水平良莠不齐、教学质量难以保障等问题,很多顾客只是一次性消费,不会再续费。
其三,监管再升级给了在线教育机构增加了压力。例如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2019年9月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等都对进一步在线教育行业加以规范化。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最近几年来,我国教育领域与社会资本,对在线教育的“炒作”颇多,而其实,在线教育相对于传统教育,只有获取资源的优势,在进行个性化、交互式教育方面,强调规模效应的在线教育并无优势。所以,发展在线教育,更需要强调线上与线下的融合,需要教师在课堂教学中,有机利用线上教育资源,而非直接让学生用在线教育资源学习。
在经历了2018年、2019年教育行业融资遇冷的环境下,2020年行业挑战仍然巨大。作为教育行业的风向标,新东方重申其战略重心的举动,预示着盈利仍是企业发展的关键,现金流决定其模式是否可持续。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im88888.com © 2019

返回顶部